丁香纠正他,“是‘你’有橘子、草莓、葡萄和杏桃口味的果酱

  • 时间:
  • 浏览:115
  • 来源:男人福利院视频

  丁香纠正他,“是‘你’有橘子、草莓、葡萄和杏桃口味的果酱,另外加上花生巧克力酱。”

  “嗯,听起来都很可口,不如每样郁抹一点吧。”为师的难得不挑剔。

  她却板着睑,没好气地应了一句,“这样吃会拉肚子的。”

  佟青云伸指搔了一下鬓角,忍住不冲她冒出“鸡婆”两字,两掌一抬投降道:

  “随便,你抹什么,我就吃什么,这可成了吧?姑娘。”

  一听到他又用那种揶揄的称呼唤她,丁香恼极地迸了一句,“姑娘我抹泥巴、大便,师父你吃不吃?”没等他那张老脸转绿,一头便栽进厨房,烤起吐司来。

  五分钟后,她紧绷着一张脸,将两盘盛了五片涂满各种口味吐司的盘子端到餐桌上,不等他加入,便自行吃起早餐了。

  佟青云踱着慢步走近餐桌,以没带任何镜片的裸目略瞄横躺在自己盘上正中间那片诡异的土褐色吐司面包后,眉头攒作一团,匪夷所思地问了一句,“这是哪门子的果酱?”

  丁香连头都懒得抬,遑论去回答他的蠢问题。

  最后是佟青云自己理解了。“喔,原来是花生巧克力酱,不错吃嘛。”

  但那醒目的颜色真是教人不敢恭维,但为了求得停战协议,只好勉强吞下。

  他单手支着腮帮子,目不转睛地盯着丁香喝完最后一口牛奶,在她正要起身离座时,适时出声了,“我们谈谈好吗?”

  丁香睨了他一眼,迟疑一秒才跌回原位,紧掐着手里的马克杯,说:“我有说不的余地吗?一半晌不闻动静,她以为自己惹毛他了,方抬眼往他扫去,才发现他两眼深邃地盯着自己。

  佟青云慢慢将眸子自她噘起的红唇挪开,不着痕迹地掩饰自己失常的举动,伸指比了一下自己的右下唇,以提醒丁香拭去残余在唇间的奶渍,直到她仓卒地以手背抹去牛奶渍后,才开口。

  “我将你昨天的话再三想过后,觉得你有充分的理由生我的气,甚至不屑我这个老师的教学方式。不善教学这点我承认,没适时给你掌声是我小气,但我否认对你过严是件坏事。”他停下来等着对方的意见。

  丁香想了好久,才闷闷不乐地说:“我时常觉得自己在老师眼里一无是处,也搞不懂老师的动机,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挑中我?”

  “因为我认为你行。”

  丁香扯着头,顽抗地反驳他的话,“不,我不行!我连一个小小检定都没办法独自摆平,如何去应付更大的场面?我永远没有办法达到你的标准。”

猜你喜欢

以她对男人的标准分级,一是贱男人

以她对男人的标准分级,一是贱男人,二是和蟑螂同等可入目的男人,三是可爱的男人。瞧,她又在对可爱——可以爱的男人放电。“玫瑰,别乱笑。”金玫瑰斜瞪他一眼,“笑碍着你的眼呀!你要我

2020-04-21

人美不在话下,家世背景和张家相得益彰

人美不在话下,家世背景和张家相得益彰,对他的政治前途有助益,以她娘家的政治资讯……再加上她的名气在台湾正如日中天,登高一呼来助选,还怕票源会流失不成。说不定下一任的市长就是他。

2020-04-21

最重要的一点,她喜欢搜集俊男

最重要的一点,她喜欢搜集俊男。"既然你有反省,干么还戴颗钻戒在指上招摇,你是故意让我难堪呀!""杨小姐,你别激动,生气皮肤细胞会扩张,灰尘容易渗进表皮造成干燥,然后皮肤会粗糙不

2020-04-21

试图移开身子,白茉莉才发现这是一项大工程

试图移开身子,白茉莉才发现这是一项大工程,她整个身体全被他圈在怀中,令她害怕的大掌紧紧揽着她的细腰,小腿勾着她的膝盖向后弯曲。这……这情况是怎么造成的?她毫无概念。唯一令人庆幸

2020-04-21

一路行来,大小谜题一到她眼前自动解套

一路行来,大小谜题一到她眼前自动解套,根本用不着他的“专业”能力,何必多此一举去和她较劲呢?她的荣耀就是他的骄傲。他的爱人如此聪慧,不费吹灰之力就遥遥领先其他三人,这场竞赛他赢

2020-04-21